染烛墨笺

叶默:

占tag致歉,德云社是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


语c性质,不重皮,您可以c角也可以当个观众互动,每天都是夜场bu时不时还有什么福利给您


悄咪咪的说一声没有高老板和筱怀,高栾怀阳不了解一下吗bu不然栾陶无聊到邪教

说真话的朋友

門牌3065183741求求你們給他一個渤哥吧

叶默:

#鸡条剧组#
#说真话的朋友#
不好意思直接嚎渤哥扩列orz这就是个扩列的广告还是贼丑的那种


“听人们说时间是贼。”

偌大的电影院彷佛与世界相隔,安静到不真实,连脚步声都被柔软的地毯吸了去。里面即將开场的是属于六个人的故事,缓步走向最佳席位等待着享受时间留下的记忆。


“回头看看,你有没有后悔?”

有吗?或许,谁年少不曾轻狂?后悔与否哪是可以如此轻易定论,谁又会预知另一种选择通向的是什么终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从未对自己坚持的选择后悔。二十多年起落浮沉,见过的人遇见的事形形色色,也算看开了是非。不主动放手,也绝不会挽留,生命中的过客来了又走,谁又会知道面前的人会与自己发生什么。我只庆幸自己是幸运且正确的,可以遇见他们,并经历这些。


“谁的青春,没有几次狼狈。”

就当是青春好了。自己对于苦味的接受能力其实再清楚不过,每每碰到需要尝试黄连之类的东西都会狼狈不堪。只是那次需要喝掉苦茶再念广告的任务,本已预见了自己的糗状,却在真正轮到自己时接收到一直跟着自己的渤哥无声鼓励,狼狈却不无措。


“我们都不是学不会拥抱的刺猬。”

厚重的保护色在面对自家兄弟时惨遭无情抛弃。初见时的礼貌疏离到现在的无间默契,打招呼的方式也从当初的握手变成了张开双臂就会自觉自主的抱上去,甚至是更加亲密的举动也变得习惯。全场最佳送给艺兴的最开始和我说‘偶像’变成最后的‘神经病’。


“黑白与是非,比不上友谊万万岁。”

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回忆瞬间在脑海中炸开,酸涩也紧跟着爬上眼眶。直起脊梁骨坐得端正,使劲眨了眨眼试图让视线变得更加清晰。


“你是个说真话的朋友。”

喉咙抑制不住发紧,卷起舌顶住上颚压下紧绷感,咽了咽口水轻轻呼出口气,扬起头使自己尽量表现平静,心脏却连着鼓膜炸响在耳边暴露着自己的实际感受。


“我有个说真话的朋友。”

能倾诉衷肠,能真心相对,同欢笑,同分享,同冷暖。
漫漫人生路上相依相持,始终不离不弃。
时光纵老,我们不散。


极限男人帮,这就是命。


渤哥!!!求你看看我!!我知道我不好看并且咸鱼但是忍不住还是想扩你啊渤哥看看我啊!!
门牌戳我啊求你!!

【段子/异色独普】高中宿舍

#非国设##亚瑟尼可高三阿尔爱因斯高一#
#有些是群里的梗已征求其中两位当事人同意#
#借用群里几位的性格ooc是肯定的慎入#
#不得不说一句味音痴真的超甜#


1.尼可拉斯一直认为他和亚瑟两个人可以霸占着四人间宿舍直到毕业。
直到今年高一新生报道。
他站在门口保持着开门的姿势沉默了几秒,在里面上蹿下跳收拾行李被褥的人终于注意到他并回头向他打招呼的时候果断反手甩上了门。
力道之大震得对面宿舍的门都颤了颤。
这可能是个噩梦,不然为什么会在自己宿舍看到自家弟弟欠揍的脸和舍友他弟。
讲道理高一不是在楼上吗?!


2.学生会的大门在敲了两下之后被一脚踹开。
亚瑟抬头就看见尼可拉斯瘫着张脸站在他桌前大有一副"不给个合理解释你的脸将会与地板来个亲密接触"的架势。
"你也不想你弟因为什么和舍友不和的问题给你找麻烦吧。"
"放眼皮子底下多好你还能收拾他。"
"…………"
听上去很有道理可是你以为我忘了你是个弟控这回事了吗。
亚瑟的笑容僵了一瞬。
你以为你个隐藏弟控有资格这么说我吗?
……我看你是真想让自己的脸和地板亲热一下了。


3.下了晚自习后尼可拉斯其实是拒绝回宿舍的。
"你得面对现实。"亚瑟苦口婆心。
尼可拉斯十分冷漠脸上大写的"滚吧"两个字字正腔圆的开口:"我不想面对一个面目全非的宿舍。"
"你得往好处想,万一…"
"你弟叫什么。"
"…Alfred."
"我弟叫什么。"
"………Eins."
"你自己再算算宿舍不面目全非的可能性。"
………哦。
tan90°


4.该来的总得面对。
四个人坐在下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最终还是尼可拉斯先开了口:
"让我们为亚瑟做出的牺牲及敢于面对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死亡威胁的勇气鼓掌。"并配以【尼可拉斯式假笑.jpg】
阿尔:"???"
爱因斯:"???"
住在下铺上铺是阿尔弗的亚瑟:"……"
再见吧舍友情没有了。
哦,事实上你把这俩玩意儿带进来的时候就不存在了。


5."其实你们俩一个文科一个理科分在一起才不正常吧?"爱因斯突然发问。
然后他看见他哥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他:
"你知道学生会会长的正确用途吗?"
……妈的特权狗。


6.明明在一个宿舍还偏要建个群聊天的四位大爷你们怕不是钱多没处花争当移动的VIP用户。
其中两位表示我们怕直接说话会忍不住糊对方一脸×
……哦。
总之四个人都躺在床上展开了如下对话:
亚瑟:@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尼可:?
亚瑟:【下面我将@一个傻子
jpg】
尼可:……
阿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亚瑟:【楼上万年总受.jpg】
亚瑟撤回了一条信息。
阿尔:?
亚瑟:…你手速太快了baka!!
尼可:俩傻子:)
窥屏的爱因斯看着对床的亚瑟一脚踹向上铺的床板又感受了一下自己床铺的抖动频率。
……尼可拉斯你有种笑出声啊你抖什么抖!!!


7."阿尔弗雷德。"尼可拉斯突然出声打断阿尔和亚瑟的打闹。
"啊?"阿尔条件反射的抬头,直接对上对床坐得笔挺脸被手机冷色调的光映得惨白正看着自己的尼可拉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二天两位贝什米特没事人一样进了教室,而学生会会长和他弟则是双双以王耀家的国宝造型登场。
(其实只不过是亚瑟花了一晚上时间把哄阿尔睡觉对方真正入睡已经是四点了。
至于贝什米特……
尼可拉斯:耳塞是个好东西。)


8.高一新生,刚到校总得先操练操练,军训自然是逃不过的。
于是两位兄长的作息表上多了一项:提前十分钟起床叫醒弟弟们。
亚瑟总是能相对耐心的叫赖床的阿尔好几次直至吼出"再不起床食堂就排不上饭了!!!"才能顺利把对方从床上吓醒。
尼可拉斯选择直接把人踹到地上或者一块湿毛巾甩在爱因斯脸上。
效果拔群立竿见影。
爱因斯:老子一定有个假哥哥。


9."呜哇亚蒂我又没排上食堂的饭——"
"baka你自己去迟了吧我记得你们最后一节可是体育课!"
"可我没听到下课铃嘛…亚蒂我好饿——"
"…好啦好啦我这儿…正好多买了点吃不完,给你好了。
"谢谢亚蒂亚蒂果然最好了!!""
尼可拉斯啪的一声合上化学书一脸冷漠的翻身下床从抽屉里掏出一副墨镜。
他可能知道上次艾伦来宿舍找阿尔在看了舍员名单后一脸幸灾乐祸的把墨镜送他时抱着的心态了。


10."爱因斯你能不能从床上下来把床单扔到洗衣机里我记得我有给你准备备用床单。"
"不。"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十分决绝的给了个否定答案。
"我给你5秒钟的时间从床上滚下来。"
"我不…卧槽尼可拉斯你他妈干嘛?!!"
猝不及防被掀到地上的爱因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哥,"说好5秒呢?!"
"你给我一个在既定事实的前提条件下再浪费自己5秒的理由。"尼可拉斯一脸冷漠的扯走他的床单转身去了卫生间。
……我可去你的吧尼可拉斯。

【异色独普】所谓规矩

#题目和内容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是一个群里的梗征求当事人意见后才下手的#
#总之是一个日常小甜饼#

爱因斯一直认为他哥尼可拉斯特别撩人,光是这位年长者浑身散发着禁欲气息这一点就足够吸引人,更别提同时还有一张漂亮却帅气十足的脸和相当绅士的作风与谈吐。他举手投足的每一个动作都充满魅力,偏生本人还不自知。

不,或许他知道,不然他怎么能在和女士谈论时扯出那么好看的笑来博得对方好感。

午餐结束后有些人无聊的缩在休息室,爱因斯就是其中一个。他盯着邻桌坐在阿尔弗雷德旁边正在玩手机的尼可拉斯的后脑勺发呆,脑子里想着对方一本正经游览网页的样子。

几分钟之前他哥还在和伊万的妹妹谈话,那个斯拉夫姑娘向来一副"除了我哥哥剩下人都滚开"的表情,别问他怎么看出一句话的,眼没瞎的都能。

两个平时都散发着"生人勿近"气场的人进行了一场时长五分钟的谈话。爱因斯离他们不远,但他无法知晓谈话内容——两人用的是俄语,语速太快,他听不懂。

可能是讨论天气,他盯着尼可拉斯微微扬起的嘴角。他想不到两人之间除了天气还有什么能让气氛不紧张的话题,他没有在尼可拉斯那个笑容里看到任何讽刺意味。

五分钟不算长,对自己来说都不够眯一会儿,但现在他觉得长得要死——该死的他明知道那两个人不会有什么,可就是看不顺眼,连带着尼可拉斯好看的笑也变得愈发刺眼。

Fick.他小声咒骂了一句,收起跑偏的思绪,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后懒懒的趴在椅背上继续盯着尼可拉斯。

"过来,爱因斯。"尼可拉斯背对着他突然发令。他又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把屁股从椅子上挪开后晃到尼可拉斯旁边,一手扶着尼可拉斯的椅背一手撑着桌子:"干嘛?"

尼可拉斯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扯过爱因斯的领带迫使他弯下身子,抬头直直撞上他的唇。

然后罪魁祸首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表情松开了手,趁他发愣又补充了一句:"没事了。"

爱因斯这才回神,追着对方的唇重新吻上去带着点暗示性咬了咬:"只是这样?我可还没满足…"

太犯规了,尼可拉斯。

对方眯了眯眼,毫不留情的咬了回来。有些疼,或许是破了皮,不过肯定没见血——对方控制着力道,自己也没有尝到铁锈味。

"滚去睡觉吧小崽子。"年长者勾了勾嘴角,带着点运筹帷幄的感觉。爱因斯一时分辨不出那个笑是嘲讽还是宠溺。他下意识的否定了后者,但紧接着他撞进了对方极淡的蓝色眸子,又控制不住自己保留了后一个的可能性。

他早该想到,尼可拉斯从来视规矩为无物。








后续
"考虑一下单身狗的感受好吗?"一直在旁边充当人形背景板的美/国小伙在尼可拉斯目送走爱因斯后开口,一脸不满的咬着手上那杯大号可乐的吸管。

然后他就见尼可拉斯十分利落的伸手把他之前和艾伦借的带在额前的墨镜拍下来使其正好架在鼻梁上,透过墨镜他也能清楚的看到对方一脸"我给我弟午安吻怎么了"的坦然表情丢下一句"物尽其用"就低下头继续玩手机去了。

……他有一句mmp一定要说出来。

复仇者大厦

“Hey,Mr.Stark,evening.”Peter Parker趴在Stark大厦的玻璃窗上灵活的躲着防卫机关,不断地敲着玻璃试图引起里面正在工作的人的注意,“如果不介意的话,能放我进来么?虽然我的蜘蛛力量能打开它,但是你知道,我并不能承担起它的修理费用……”
还在摆弄机器的Tony Stark闻声向外看去,不由失笑,挥了挥手命令Jarvis停止那些机关打开窗子,小蜘蛛立马闪身进来,一个漂亮的前空翻完美落地。
“我们的纽约好邻居不去巡逻,跑来我这儿干什么?让我猜猜,你的发射器又坏了?”
“Oh,come on,Mr.Stark,今天那些犯罪分子们好像约好了一样集体休假,整个纽约连一起抢劫案都没有,于是我给自己早下了一会班,顺路过来看看您,以及我没那么容易损坏我的蛛网发射器。”
Tony挑了挑眉,转身继续研究手上的工作,反正那孩子也不是个能憋住话的主。果然没过两分钟,Peter便有些坐不住了:
“Uh,Mr.Stark,你不觉得大厦里有些安静么?呃,我的意思是,如果cap他们在…”
“所以?你是想让我把复联的人都找来让他们住这?”
男孩没有说话,但是睁大的眼睛和浑身都在表达着“我就是这个意思”的信号。
“Well…我可以同意,不过你要负责去通知他们,understand?”
“当然Mr.Stark!”男孩欢呼一声,“Thanks Mr.Stark,事实上我以为您不会通过这个提议,这实在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Stark大厦的房间还是不缺的,好了孩子,这个时候你该回家了,不然你那漂亮的婶婶又要担心了,我可不会再帮你编什么理由了。”
“哦多谢提醒,Mr.Stark,我确实该回去了,那么明天见!愿您有个美好的夜晚”男孩吐了吐舌头,带上面具便从Jarvis提前打开的窗户荡了出去。
“You too,Spidey.”
“看来Mr.Stark的小迷弟已下线了啊。”不知何时站到门口的Wanda幽幽的飘出一句。
“Don,t worry,他很快会上线的,Wanda”

国际三禁,不禁表情包,别刷屏就行。
禁撕逼,想找事队长盾牌吧唧铁拳铁罐粒子炮伺候。
日常上皮,别崩皮就好,皮下聊试可记得带套,三次警告后一次DIY。
禁重皮,每皮只限一人,漫威角色都可别串到隔壁就行。换皮一次DIY。
微审,自戏200+或者找管理对戏都可,我们超——好说话的!trust me
本群盾铁盾 锤基 幻红 贱虫不拆

人超少的!都来玩啊!!

群号617762481,加群废戳3065183741

同居十五题

1-5
1相拥入眠
伊谷春经常因为职业原因工作到深夜才去休息,而辛小丰总是蜷在沙发上等他休息,有时先睡也会在伊谷春爬上床的一瞬间清醒,简直像只受了惊的兽。
熬的时间久了,伊谷春就忍不住提早赶完工作拎着小协警睡觉,等着辛小丰睡着才算完。渐渐的辛小丰也习惯了二人抵足而眠,即使睡着了也会在他的头儿上床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往里挪出一个地儿。

2.一同外出购物
其实这样的机会不多,一般家里添置的东西不是辛小丰采购的日常必需品,就是伊谷春下班回来顺路买的。二人很少去这样的商场购物,一来辛小丰怕贵,二来伊谷春嫌麻烦。
但偶尔这样也不错。
辛小丰和伊谷春两个人就这样在商场逛了一个下午,享受了还算和谐的二人世界。

3.半夜一起看恐怖片
伊谷春被电影中智商时不时掉线作死的主角催眠得直打瞌睡,心想着老美的恐怖片依旧拍的扯淡。一转头看见辛小丰抱着被子咬着嘴唇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紧盯着屏幕,觉得这人的反应有趣得紧,便也抱来张被子裹着辛小丰继续看。
结果第二天何松发现这两人眼睛下一片乌青,辛小丰是因为通宵看恐怖片,伊谷春是通宵看辛小丰。

4.一方的起床气
辛小丰最早是有起床气的,后来渐渐被生活方式所磨平,每晚的梦魇让他丝毫不贪恋被窝,被叫醒时最多也是一言不发的懵一会儿,没多大攻击性。
倒是伊谷春起床气略大,这点从他半夜紧急出任务时的暴力手段就能看出来。周身一圈黑气以至于队里没人敢近其身。
所以辛小丰的日常又多了一项:在伊警长刚来上班的时候被同事扔到其办公室给他顺毛(什么鬼)
反正是挺有用,最起码众队员在早上再没见过伊队身边有黑色不明气体。(别信)

5.做饭
两个人都是会做饭的,伊谷春是幼时照顾伊谷夏学的,辛小丰是因为照顾尾巴。
到底是因为经常照顾小孩子的口味,辛小丰做饭自然比伊谷春的精致点。本来一人一天的晚饭被辛小丰接手,反正他下班比伊谷春要早,干脆揽了这活儿。
至于伊谷春,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辛小丰在厨房忙活,把做好的菜摆上桌,等他吃饭,大有一种妻子在等丈夫下班的感觉。
(虽然事实也就差不多这样)

#818我憋了很久的智障师门#

1.我的师门有毒,剧毒。 除了大师姐,整个师门画风就没有正常的。

2.我们师门一般有一个永恒不变的话题。 怼师父。 其中入了浩气的小八,尤为热衷。 几乎天天“湿乎乎你来XXX给我送人头好不好~”“师父你让我怼你好不好~” 活脱脱金刚毒萝。

3.其实这都归功于我们的智障师父。 犯的蠢事太多,数不清。 犹记得我还50级的时候,这狗逼玩意儿收了我。 让我召请过来就是一面大旗, “xx想与你切磋。” …………狗逼玩意儿欺负没满级的你很自豪么啊?!!!!

4.师门是恶人的,我和小八是浩气的。 于是狗逼师父大手一挥: 七娃八娃你们去黑戈壁做阵营日常吧随便组人带你们,为师恶人不是很懂你们浩气。 卧槽说的好像你带过师姐们一样。

5.俗话说得好,一个巴掌拍不响。 在我把小十带过来之前,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日常怼师父。 …你说我咋就一时脑抽把小十那个小智障拉过来了!!!

6.小十是被我拉进基三的,是个军爷。 既然进来了就要负责,但没出师无法收徒。 于是我顺手丢给师父,反正离得近还能看着点。 当时的我如是想着。 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

7.最后小十被拉到了恶人谷,想着人多好照顾就没反对。 时间证明,这绝逼是我做的最机智的一个决定,没有之一。 ……为什么? 幸亏不在浩气给老谢丢脸啊!!!! 整一脱缰的哈士奇!!!!

8.开始一切都是那么平常。 后来才明白那特么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9.小十他励志成为一只人头狗,在众人拉扯下终于凑齐了820 这时候他看到了我和大师姐在约大战表示也想试试。 我们爽快的答应了。 ……当时真是图样图森破。

10.大师姐作为师门唯一靠的住的正常人,又是单修pve,大战肯定不会翻车。 于是我很放心的开了小号想着能不能打个900的出来 但是组队之后,我懵了。 沃日你仙人板板三个天策?!!! 我开始慌了。

11.这时小八进组了。 我从未如此爱我的金刚萝莉啊呸八师妹来让师兄抱抱。

12.三个天策也没什么。
但是,
另一个天策,熟人,小十二师父,pvp人头狗。
我又回头看了看小八,强制切出来的pvp补天,
又看了看人头狗,
又看了看小十,
又看了看自己的小号,
最后把目光停在了大师姐身上:
大师姐我敬你是条汉子受师弟一拜!!!

13.当接完大战,我的心基本凉透了。
水榭花楹。
旁友,听说过么:大战有两怂,北怂天泣林,南怂水榭花楹。

14.老一的时候就有点心慌,
三个外功围着那边一个我一个内功小号打一个。
还好春泥不要钱,拉脱了一次,过了。
当小智障兴致勃勃摸箱子时我看到丐帮装备时,
我的右眼皮开始不受控制的跳。
要黑了。

15.到了老二,
大师姐共享插件千叮咛万嘱咐记得挂扶摇。
打到一半,充当师姐话筒的我开麦提醒:
看那个条,到头记得挂扶摇。
然后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
3.2.1好了挂扶摇…卧槽你别跳啊他还没突过来打你呢!
正当小智障快落地之际,
老二开始突人,
……别挣扎了,二段跳你也跳不起来的。

16.躺了数次,挣扎到了老三。
老三。
李狗蛋和李复掐架需要有人挡风
机制清楚了,开打。
…………卧槽小智障你别冲他俩跟前啊!!!不用你挡!!!酷爱回来!!看看你的血条!!!
可怜2w8的小血条刷的空了。

17.屋漏偏逢连夜雨。
小八,毒奶,她,卡了。
剩下四个,三个天策,一个花间。
………………
不———放开我———我单修花间————!!

18.最终还是屈服了。
我只是想安静的奶完老三,安静的交个大战,安静的回花谷当我的美男子。
而已。
而。
已。
啊啊啊啊啊小智障你回来别和他们凑热闹你太脆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大智障你别乱跑啊让我读个长针我够不到你卧槽你的血怎么又下去了卧槽你的蓝咋又空了我用了几个碧水了你的肾还好么!!!!
可怜大师姐凭那几个小握针活到了最后……

19.最后小十因为家长debuff下线了。
为了不黑本,我们召唤了师父开小十的号。
狗逼师父上线看了下技能栏:
“天策常用技能我不清楚,但这12345zxcvb特么他手真够长。”
“以及,”
“二狗子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他前滚轮后跳后滚轮聂云不?!?!!你怎么教的啊?!!!”
“老子怎么知道啊你不也是他师父么你怎么教的!!!!”

21.以后,再也不和师门大战了。
因为那个小智障,我们至今没过。
野外见吧小十(手动再见)

邓超角色衍生亲友团日常之投票

关于投票
1.你认为谁最受?
邓超:梅远贵
张无忌:贵仔
辛小丰:远贵
裴东来:梅远贵
方木:梅远贵
冷血:姓梅的
孟晓骏:神经病(潜台词:梅远贵)
梅远贵:超哥…喂说好的一起投超哥呢!
众人:谁和你说好了啊

2.你最想上的人?
邓超:贵仔
莫非里:不知道
辛小丰:我弃权
邓起:贵仔!
徐太浪:这个…远贵吧?
刘轩:梅远贵
马小顺:梅先生
梅远贵:你们怎么能这么对人家家!人家家可是要为孟总守身如玉!
一直没影的孟皓在远方打了个喷嚏。

邓超角色衍生亲友团日常3

Part 4. #仿佛吸了毒之后的众人#
#一回家就要面对如此惊吓的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辛小丰一下班刚回家就被眼前的景物惊呆了。
…你们在干啥啊?!
邓超和邓起两个人合力摁着梅远贵,而梅远贵正拼命挣扎:“小丰!救我!你忍心哥被这么对待么!”
辛小丰内心挣扎了两秒,在三个人两道求救四道威逼的目光下快步走向房间:“…对不起打扰了。”
“不!小丰!你怎么能这样!”梅远贵一脸震惊,“你不能见死不救!”
辛小丰手按在卧室门把手上,转过身纠结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话安慰他:“……总要经历的。”
梅远贵一脸内心遭到暴击的绝望表情
“算了,我看贵仔也累了,小丰你来吧。”邓超站起来,冲辛小丰招了招手,“来来小丰过来。”
…等等这个话题是不是太有跳跃性了?
辛小丰果断扭头开门,开玩笑人民公仆每天已经很累了。
“别呀小丰,你就从了我哥吧。”邓起迅速冲过去挡在辛小丰房间门口,止住他开门的动作。
“…你打不过我”辛小丰对比了一下两人的体格,犹豫的说了句大实话。
梅远贵趁这个空挡整理了一下衣服窜了出去趴在房间门口看戏,好像刚才被欺负的不是他一样,笑得没心没肺。
“小丰,你说过总要经历的,从了他俩吧~”梅远贵笑得一脸贱样。
……我开始为什么会同情这个人呢。辛小丰在内心默默反思。
“辛小丰,别跑了,我和我哥两个人前后夹击总能对付你一个老司机的。”邓起笑得开心,憋着辛小丰袖子往外扯。
辛小丰再次“……”,其实对他来说被同体上一次也没所谓,问题是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个方向啊转换的是不是有点快?
莫非里倚着墙,一脸看戏的表情。
“小丰是我方木的!”方木突然冲出来挡在两人之间,一脸的义正言辞。
“你自己都是我哥的,你还挡。”邓起一脸无所谓。
“正好,两个一起上”邓超同样无所谓
“我我我怎么成你哥的了?”方木吓了一跳,说话也有点结巴,“你你们想干什么”
“哎你们俩都把衣服脱了吧,我看看你们俩谁的身材好。”邓超逗他。
“我我我…小丰我保护你!”方木向后退了一步,声音有点抖。
“……”辛小丰这次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脆趁着人多扯着他准备溜回房间。
“躲,你们躲?”邓起再一次堵住
…不然站着啊?辛小丰默默吐槽。
另一边全程看戏的莫非里终于有了动作,站在方木面前背对方木,拾起棍子:“这俩人我管了,要想上过我这一关。”
“棍儿哥好帅!”梅远贵星星眼冲过去躲在莫非里身后加油。
“啊啊啊我不就想上个人有那么难么!”邓超有点抓狂。
“哥,哥你冷静!”
“小丰你没事吧!”
“莫非里你以为我打不过你啊!我还不信我们两个打不过你一个。”邓起炸毛。
“口可,真tm闹,到底还上不上啊。”莫非里右手拿着棍子左手拘了拘脑袋。
“你以为你有铁棍了不起啊!”
“棍儿哥加油揍他丫的!”
“棍儿哥小心点!”
“……”
辛小丰看着马上打起来的两个人和一群看戏的,深呼吸了几下没压住火:
“干你母都给老子住手!大晚上吵吵个p啊这特么是扰民知不知道!那边那俩你们再打一下信不信老子抓你们扔局子里待两天啊!干!”
他这一吼还真唬住了几个人,邓超趁所有人都在发愣时冲上去拎着梅远贵就冲回了房间,梅远贵还没来得及喊一声就不见人影了。
“都散了吧,”辛小丰深呼吸了一下解除了协警模式,声音又恢复成原来的人畜无害。
莫非里和邓起都默默后退一步,邓起撩了撩刘海:“你这次可别打扰我哥的好事。”
莫非里皱着眉还想说点什么,被辛小丰扯了袖子往外走:“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莫非里看着同样被辛小丰扯走的方木,妥协了。
邓起很满意:哥!你加油!现在没人打扰你了!
辛小丰表示,他真的没有打扰本体好事的意思,同时莫非里及方木表示,他们只是路过看戏的。
至于梅远贵的意见,所有人都很默契的无视了。
要怪就怪你平时到处惹火吧(手动再见)

邓超角色衍生亲友团日常2

Part 3
辛小丰下了班回家就看到梅远贵躺在沙发上调戏裴东来,裴东来已经可以从开始被惹得像只猫一样的炸毛进化到现在的完全熟视无睹。
梅远贵只好独自在客厅哀嚎:没人陪睡好无聊啊啊啊!
辛小丰在他那个电话本上划完今天的正字后,坐了一会后推开房间门去找那个噪音源梅远贵:“商量个事。”
“你说?”梅远贵摊在沙发上。
“如果我把马小顺找来,你给我什么?”辛小丰逗他。
梅远贵从沙发上弹起来:“你说真的?”
“先回答我。”
“找我分手给你打八折,很便宜了。”梅远贵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
“…不需要。”辛小丰抿了口水,淡定道。
“外加陪睡一晚上!这次真不能多了!”梅远贵抛了个媚眼,脸上写着“你赚了我亏了”
“……”辛小丰慢慢把水咽下,“尾巴说她想去游乐园。”
“那我还是陪睡吧。”
“……”
“看小孩儿太麻烦。”梅远贵一脸心有余悸。
“……马小顺一会儿就过来,你等着吧…”辛小丰深刻反思了自己刚才为什么会想到要逗这个人,吃饱了撑得在被伊谷春吓了一天后又回来自己找吓。
“太棒了小丰!这周末就放心把尾巴交给我吧!”梅远贵从沙发上蹦下来冲回房间,“等我换身衣服迎接小顺顺!”
“……不用了,谢谢。”辛小丰陈默了一下,坚定了绝不把尾巴交给这个神经病带的念头。